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为了赶时间

2018-01-19 08:29

儿子出事后,佘先生每天都拼命工作来麻痹自己,但只要一闲下来,脑子里就全是儿子冲他笑的可爱模样。

2016年4月21日,周女士在中南医院剖腹产生下一名男婴,宝宝6斤多,很健康。在医院,除了做基本的新生儿筛查,家人还额外交费为宝宝做了全身体检,结果显示未见异常。4月26日,月子会所派车来接走母子。

路上颀颀突然咳了几声,有了呼吸。佘先生说,颀颀脸色好了一些。到了医院,医生为孩子做了脑部ct和胸片,表示需要留院观察。

2016年5月7日晚上8时半许,佘先生来到月子会所。妻子告诉他,她刚喂完母乳,逗颀颀玩了一会,见孩子有点困了,就让护理人员将宝宝抱走。每晚8点多,孩子都会被抱去托管室由专业护理人员照顾,不跟我们睡一起。周女士介绍。

佘先生的妻子周女士怀孕后,为了给妻儿更好的照顾,佘先生找了很多月子会所,最终与武昌积玉桥一家叫弥月禧红墙月子会所的机构签订了服务合同,28天的母婴休养服务套餐,费用2.4万元。

护理人员称,自己抱走孩子后,又给孩子喂了40ml奶,发现孩子有些打嗝,就轻拍了一会,没想到孩子脸色越来越苍白,于是赶紧抱了过来。周女士发现,孩子没了呼吸,她赶紧抱着颀颀下楼拦的士,为了赶时间,的士司机连闯好几个红灯,5分钟后就到了中南医院。

佘先生表示,医生曾说过,孩子可能是呛奶引起的窒息。第二天上午9点,孩子心脏骤停,医生紧急抢救。3小时后,宣告孩子死亡。

周女士开始打电话聊天,通话了18分钟后,护理人员抱着孩子急匆匆地闯入:颀颀怎么全身苍白,是不是要送医院啊?